三脚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脚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彝良七日见证云南精神我在现场见证伤痛与力量

发布时间:2020-02-27 10:39:50 阅读: 来源:三脚架厂家

昭通大关天星,一路的落石阻住公路,记者和路人一起清理。 黄兴能 摄

彝良地震发生后,晚报先后派出3批共4名文字记者、两名摄影记者以及两位经验丰富的驾驶员。这样的人员配置和规模,在晚报以往的采访中是少有的。

一天到晚滴水不进却浑然忘我,被落石击中仍带伤奔走奋不顾身……这是一线记者的群体像。在震区的日子里,记者们被那些感伤的、感激的、感人的故事包围着,感叹同胞的不易,感喟生命的坚强,我们奋笔疾书,含着热泪写下一篇篇报道,发回一张张图片。我们悲喜交集,见证着这里的伤痛和初愈。我们只有一个目的:把第一手信息第一时间传递出去。

某天,一条同事受伤的微博立刻引来无数人的关心,又一天,一个注意安全的提醒鼓舞着我们前进。采访很艰辛,充满了酸楚和眼泪;采访很曲折,凌晨冒着大雨在泥泞中摸索,但这一切又有何惧,因为团队的力量。

王宇衡(摄影记者)

?

一切都为救人让路

尽管我有采访汶川地震、姚安地震等灾情的经验,不过这次,意外地变成灾民——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雨顷刻间吞没整个彝良,漆黑中四面八方涌入的洪水泥石流,我徒步行进灾区被飞来的碎石击中。

灾难是一件很残酷的事,在第一线,一切为救灾让路,一切都为救人让路,能救一个是一个已成为每个参与者的希望。现场的很多细节我很难一一还原,作为信息的传播者,我做得再多也是有限的。

已经逝去的生命不可能重来,尤其是孩子们天使般的笑颜,每念及此,都有锥心之痛。我为自己到过灾难最前沿而庆幸,这是职业的历练,更是尊重生命、敬畏自然的体验。

黄兴能(首席摄影记者)

?

冷雨中热泪盈眶

地震当晚,我和同事星夜赶赴灾区采访。晚上10点,当地停电停水,我们摸黑走进灾区毛坪乡。一路上除了落石、滑坡,更多的就是随处可见的受灾群众。

8日,洛泽河重灾区,因其地势处于河谷地带,海拔不及千米,高温、闷热。一路落石,我们徒步十余公里的路面,穿越整个重灾区。下午,当我们没进一粒米的状态下往回赶。突然,大地传来一声闷响,右边山上石头泥土瞬间落到眼前,来不及多想,出于职业习惯,我边跑边把相机甩到右肩往后就是一阵连拍。几秒钟的余震,我和同事姜旻经历了生死一线。

10日,彝良县城下了一整夜的大暴雨。凌晨1时,和雷鸣、姜旻3人在暴雨中来到县城的几个灾民安置点。采访中,雨水越积越多,安置点内的帐篷积水越来越深。住在里面的受灾群众急需转移,一群十五六岁的小红帽志愿者们行动起来,他们是来自县城的中学生,男生脱下早淋透了的上衣,女生们则不拿任何遮拦雨具,在大雨中来来回回,抱小的背老的。看着这群年轻的小红帽在冰冷的雨水中,我眼睛湿润了……

费嘉 (记者)

?

彝良地震七日祭

秋雨垂丝含悲泪,乌蒙低首悼亡魂。将军故里英雄志,彝良新颜待来春!

姜 旻(文字记者)

?

那晚的路灯一直亮着

在灾区,最让人感动的就是乐观。这种乐观,是悲痛后的坚强、是坚强后的希望、并且是努力争取希望的勇气。而乐观,则是我们彼此帮助、团结一致、为了共同追求更美好生活的勇气。

几天灾区采访的过程,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不是摇摇欲坠的山石,不是暴涨愤怒的河水,更不是大如磨盘的巨石和被击倒的房屋车辆。相反,我现在一闭眼睛,脑海里出现的就是努力自救的矿工队伍、身穿迷彩服的解放军战士、拿着拖把不停清理淤泥的护士、从帐篷里探出脑袋微笑的受灾群众、用青春和朝气驱散人们心头阴霾的志愿者……

11日凌晨,暴雨袭城,街道上慌张的人群、如河流般奔涌的积水,整个县城似乎被惊醒并且开始挣扎。迎着风雨和怒吼的“河水”,我和同事一边逃生,一边不断开着各种玩笑,最终与同事安全会合。而那晚的路灯,一直都亮着。

吕世成(文字记者)

?

深觉自己太渺小

地动山摇,瞬间,家塌了,数十名群众的生命殁于废墟、丧于落石中。当晚,震区多地民众在黑夜席地而卧,围坐一起仅靠白水煮土豆苦苦熬了一夜。那时,当看到这一幕幕如此场景时,震憾之余,写稿之后,于凌晨徒步前往毛坪中学,第一时间关注了学生们的生活。

第二天上午,冒着随时都可能发生的余震、山上落石滚下的危险,徒步两个多小时爬山进入还未有媒体记者涉足的洛泽河镇毛坪村二坪子、苗寨、朱家营村。体力难支,衣服湿透,当看到一双双渴求的眼神时,深觉自己的力量太过渺小。

连续几天采访,经历余震,抱着写稿的电脑跑出了房间;惊魂午夜,被困街道,踩着齐膝深的淤泥前行;雨中徒步5小时,从未出现过的腰疼使我站立不稳……采访难,抗震救灾官兵更难!前面凶险何惧,只为外界早知灾区困难。

雷 鸣(文字记者)

?

湿衣服焐干了再穿

为了采访,遇到过落石滚滚的塌方点,也看到了受灾群众悲伤的眼神,也在倾盆大雨中泡了两个多小时……种种采访的艰辛,在平常的工作中遇到过很多,不足为道,在这次地震采访时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但这次来到彝良采访地震,个人生活上遇到困难却让我们有些许难堪。由于走得匆忙,只准备了3套衣服,但到了灾区后才知道,我是我们一行团队8个人中准备最充分的。几天采访下来,回到住处几人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酸臭。又没多带衣服,只能是T恤衫翻个面穿,外衣裤子从脏衣服里挑“干净”的穿。

一天,申时勋在爬陡坡时,牛仔裤突然爆裆,晚上回到住处后经人提醒才发现。曝光了一整天,这在平时早就无地自容,在灾区,没有人以此为意。我分了一条稍微干净的裤子给他穿,虽然有些不太合身,同样也没人以此为意。姜旻出来坚持了3天又淋了一场大雨后,浑身上下湿透,没有时间、没有办法吹干,湿衣服焐干了再穿。

申时勋(文字记者)

?

采访与时间赛跑

作为驻昭通站的记者,我有着先天优势第一时间赶到灾区,在众多媒体中最先见证了灾区的悲伤与灾情,心情格外沉重。然而没有什么比亲眼所见更让人铭记,就在地震当天,一村民就在我前方两米远处被滑坡巨石砸中身亡的情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我看到灾区孩子天性依然,即使在灾难面前也没有丢掉快乐;我看到受灾的人们互相扶持彼此鼓励,他们的神情淡然而坚定;看到医护人员、部队官兵和志愿者忘我地救助,感受最温暖的人性……我恨自己为何不能跑得再多一点、再快一点,多采访一些,多记录一些,多让这些感人的故事来到读者面前。

罗荣林和康金森(驾驶员)

在落石中左闪右避

我们开着车,两眼盯着前面的同时,还不时快速望一下旁边的山体滑坡处。一路上,坐在车内的同事两眼紧盯着山上,不时提醒我:“慢一点”、“快一点,山上落石要滚下来了!”

每天就这样,惊一阵,平静下来后,又被吓一跳。一次,当车行至洛泽河边时,同事突然喊了声,“快点冲过去!”我没有丝毫迟疑,轰大油门,车轮辗着碗大的石头冲了过去。车刚过,车后就落下了一块大石,一车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前往角奎镇比较偏远的一所小学采访时,那条路比想象的还要陡峭狭窄,车前保险杠就被颠断了。

几个年轻记者劝我们好好休息一下,担心我们近50岁的身体吃不消,其实,比起他们来,我们不算什么,天塌下来,有车给我们挡着。

?

》》》点击进入专题

?

王平医生

李广祥医生

肖英医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