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脚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脚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网融合试点方案昨日下发城市申报进最后冲刺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7:22:53 阅读: 来源:三脚架厂家

王思璟

1999年,一纸82号文,电信、广电“划江而治”。

2010年,“三网融合”试点方案通过,多方布局已久、只待发令枪。

十年进退,十年分合,一根网线所承载之变迁,已沧海桑田。

而本报记者获悉的最新消息是,6月6日获批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已于6月12日下发至各省、直辖市的广电局及相关部门,日内即会公开,各地的试点资格争夺亦将进入最后冲刺。

“我呼吁了多年的‘广电、电信交互进入’以及‘给每个电信公司发全业务许可’,根本没人听。我的‘学者影响力’等于零!” 1998年最早提出三网融合概念的经济学家周其仁曾在2005年发出喟叹。如今,他的十年梦想即将成真。

巨变在即,一系列悬念正沿着历史的进程展开——三网融合试点的上海与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线公司(下称SMG),是否已为即将到来的变革积淀了足够的经验?

产值相差百倍的电信、广电两大行业,在即将到来的“竞争加合作”格局中如何融合生长、如何争锋角逐?

三网融合基础——全国有线电视网络的整合,难度几何?

电视台、有线网络、电信运营商、设备商、视频网站,产业链上下游将走向何方?

所有这些的答案,尽在十年风云最深处。

十年禁入:冰面上的一线航道

在广电和电信的互相禁入期内,上海被选择为唯一的三网融合试点地区。

三网融合的说法,最早源于经济学家周其仁。

1998年是一个历史性的年份。这一年,中国为应对WTO的入门条款,正在酝酿电信产业的新一轮改革开放。同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与美国第二大有线电视公司TCI合并。

目睹两件事同时发生的周其仁,有感而发,当年,他公开发表《数网竞争、三网合一》一文,首次提出了中国电信业、广电业相互融合,几张物理网络彼此竞争的概念。

周其仁此文立足于电信业改革,“数网竞争”一说,针对的是电信业行业自己提出的“自然垄断”的说法。

根据当年媒体的报道,在1998年,广电曾试图摸索开展一些电信业务,结果受到电信运营商的强烈反对。此后双方的冲突不断升级,部分地区发生互相破坏对方的网络传输设备的事件,甚至发生流血冲突。

次年9月,信产部、广电总局联合制定《关于加强广播电视有线网络建设管理的意见》(当年国务院办公厅“82号文”转发,“82号文”即成业内对该规定俗称),明确了双方“互相禁入”的原则。

十年禁入期,硕果仅存的只有上海的东方有线,1998年上海被选择为唯一的三网融合试点地区,上海的有线电视网络组建为东方有线,提供有线电视、互联网接入(与上海电信合作)双重服务。

此后,广电总局亦挟“82号文”,叫停了多个地方电信的IPTV尝试。

曾任广电总局高级顾问的侯自强对当年发生的事有不同说法。“那时广电是自己退出了电信。即使到了近两年,对三网融合这件事广电总局也不热心,工信部就更不热心。”他说。

对于电信系统,坐拥数千亿年产值的产业,向年产值数百亿的广电系统开放市场;而且注定无法取得广电市场核心的内容播控权,自然缺乏动力。

对于广电系统,虽然有线电视网络“带宽”远超电信网络,未来有一定竞争优势,但全国数千张有线网完成双向改造,进行整合却困难重重。

因此,在此后的10年间,虽然三网融合一再被提上议程,但却寸步未进。

多番博弈中,电信系统私下宣称“不给播控权就退出三网融合”,广电系统则一再要求给自己更多的准备时间,理由是广电市场化发展落后于电信好几年。

中国的三网融合进退踌躇的当口,法国电信率先推出“三屏融合”,提供跨终端视频服务收费。随后,2009年,美国AT&T也推出“三屏融合”。

而在同期,中国的信息产业也突飞猛进,至2009年年底,全国拥有电视终端4.6亿台,互联网用户3.8亿,手机用户7.4亿,三网融合服务市场潜力巨大。

“眼看着产业发展的大好机会来临,中央和总理都着急了。”侯自强说,在两部委扯皮不休时,中央高层开始发力推动三网融合的车轮。

“中央推动三网融合,为的是增强广电和电信两个行业的竞争性,使价格下降、服务质量上升。”上海电视台副台长张大钟解读说。

现在,用户选择互联网接入服务(即宽带服务)时,只能在三大电信运营商中选择;有线电视服务则没有选择,是当地有线网络部门的独家生意。

而在三网融合实现后,用户可以在四家运营商的“宽带+互动电视”服务面前作选择,竞争性大大增强。

“有线网双向改造完成,IPTV、互联网电视可以选择有线网传播;电信网带宽升级,让各类互动电视达到有线网传输的清晰度。”张大钟说,“最终,几张网络趋同化,实现有效竞争,这才是三网融合的真正目标。”

百视通实验:“三尖刀”开路

在广电总局的鼓励下,SMG在IPTV、互联网电视、NGB三个领域的探索均走在前端。

2005年4月,在与哈尔滨网通、上海电信合作,进行极小规模的IPTV试点后,SMG拿到了中国第一张IPTV牌照。

随后,SMG迅速进入IPTV商业试点阶段。

张大钟介绍说,目前,SMG已取得上海、黑龙江、辽宁、浙江、福建、陕西六个省市的试点资格,分别与当地电信、联通合作,开展IPTV业务。

SMG在上海发展的IPTV用户现已超过100万,全国用户300万。

作为试点,SMG在上述每个省市仅选择一家电信运营商与之合作,这也是它发展IPTV用户规模所受到的制约因素之一。

但相较此后获得IPTV牌照的几家企业,SMG的试点是规模最大、最快的,这成为百视通成功盈利的根本原因,后者是SMG对IPTV、互联网电视的运营主体。

2009年,百视通旗下两家子公司上海百视通电视传媒有限公司和百视通网络电视发展有限公司,向参股40%的同方股份(SH.600100)贡献投资收益达1.2亿元。

侯自强向记者转述上海电信总经理张维华向他透露的情况——对每个IPTV用户,上海电信向百视通缴纳15元/月。

侯自强分析说,现在电信运营商对宽带用户的竞争激烈,三大运营商间价格战一触即发。上海电信将IPTV与宽带捆绑销售,为的是稳定宽带业务客户。

“没有IPTV,电信的宽带业务就要降价、甚至用户流失。现在向百视通缴纳费用,对上海电信是划算的。”他说。

SMG自己算的,则是一笔“总账”。

张大钟透露,从5年前IPTV试点至今,不算内容资源的共享,仅技术、人员、市场等,SMG就投入近十亿。考虑到试点地区收费差距、时间差异,SMG在新媒体业务总体投入,财务上一直是亏损的。

对于SMG,在拿牌、试点后,如何将各类互动电视市场发展起来、盘活其制作内容资源,并寻找新的市场发掘点,才是关键。

已发放的首批3张互联网电视牌照,包含了集成平台建设管理、内容服务提供两种权限。所有厂商生产、销售互联网电视机,必须与这些拥有牌照的广电企业对接。

2009年,数家电视机厂商分别推出互联网电视机终端,并与视频网站合作,或自行建设电视内容片库(类似电视内容集成平台),被广电总局叫停。

随后,电视机厂商纷纷转向,与SMG等三家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的广电企业签订合约,“购买”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平台。

但在SMG与海信、康佳、创维等电视机厂商的合作中,它并不就其集成播控平台收取技术费用,而是今后向用户收费。

SMG对互联网电视、IPTV设计了两种收费方式,一是与视频网站类似,在用户选择回看、点播内容片段前,插播不能越过的15、30秒广告;二是通过影视片段点播,直接向用户收费。

张大钟亦坦承,时至今日,未正式展开业务的互联网电视,其盈利方式仍不明确,有待市场开展中探索。

“左手内容、右手渠道”的SMG,与视频网站对内容处理有差别。其集成平台上,原有电视台插播的广告,不会被百视通删除,但可以快进越过。

“电视台不会受到三网融合冲击。”侯自强说:“原来电视台制作一个频道,上卫星、再到各地落地,渠道费用不菲。现在多了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渠道竞争性增加,对电视台反而是好事。”

SMG对NGB也有探索。2009年7月,SMG与江苏省广电信息网络公司签署了NGB战略合作协议,参与江苏有线网改造和互动电视推广。江苏是全国唯一完成省级有线网资产整合的省份。

在山西晋城,百视通与当地有线网络系统合作,进行市场推广、用户发展等尝试。

华数样本:绕不开的有线网城墙

这种绕开电信运营商,走广电系统内渠道的运营模式取得相当的成功。

获得IPTV牌照的企业,试点推广也不容易。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本报透露,央视网原先曾希望在北京就地进行IPTV试点,被北京广电部门“强烈抗议”。最后只好将申请的试点地区改为云南省。

IPTV试点的阻力,来自地方有线部门。

侯自强透露,此前广西电信和SMG的IPTV合作,广电总局下了两个通知,“一个给广西电信——不许交钱给SMG;一个给上海SMG——不许向广西电信提供内容”。

“你说在广西搞IPTV,谁不乐意?当然是广西有线。”侯自强说,IPTV业务发展,直接冲击到了地方有线网络部门。

前述业内人士透露,因为地方有线部门的抗议,广电总局今年初分两次叫停了几个地方IPTV的“违规试点”。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电信(00728.HK)说,被叫停的IPTV都是和合法的SMG合作。”该人士分析:“因为SMG有IPTV牌照,但没有就这些地区向广电总局取得IPTV试点资格。”

在此阻力下,出身有线网的华数集团另辟蹊径,绕开电信运营商,走了一条与SMG不同的路。

华数旗下拥有杭州市有线电视网,后者已改造完成,可进行信号双向传输。华数在杭州的互动电视业务,是走有线网络传输。

1 2 下一页

预约挂号协议

什么是海外就医

网上挂号服务中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