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脚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脚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入得深峡闻鼓声【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8-12 15:40:07 阅读: 来源:三脚架厂家

入得深峡闻鼓声

周贵亮

蒋子龙曾说“时人喜大言、爱发狠语或说满话,常听到这样的感叹:哪里还有净土,还有稀奇不为人知的地方?”对此,我有同感。不过,我又想,净土一定是有的,只是喧嚣充斥了人们的耳目,污染了人们本就清净的心灵。这种喧嚣也自觉不自觉地弥漫在每一块儿净土上。净土在于我们的发现。

宣化县王家湾乡的党委书记王俊对我说,王家湾有瀑布,我半信半疑。之后,又看了一些照片,才得以相信。我曾去过陕西的壶口瀑布,千里黄河水在这里聚合,形成力量,然后从岩石上陡落下来,欲剔尽河谷里的沉沙,声如奔腾激昂的蹄鼓,也如疾猎的旗风,向东呼啸而去,那气势如破竹一泻千里,真是鼓人的精神。我也到过贵州的黄果树瀑布,清冽的水从远天漫来,在峭壁上形成了水帘,因峡谷宽阔少风,水雾弥漫开来,袅绕在半空,再加上阳光的折射,形成巨大的彩虹桥,悬在水帘洞前。你恍若置于仙境,让你心旷神怡,遐想无限。

从照片上看,王家湾那瀑水,只不过是摄影者选择了好的角度抓拍来的,我没有完全肯定这瀑的绮丽。但王家湾有闻名的桑干河大峡谷,绝壁上曾留有唐朝时期象光洞庙宇砖瓦的遗片。今人刘凤军又在此投巨资恢复,续接唐朝象光洞袅绕的香火。我相信刘凤军不是傻子,若没有特别能吸引他眼球的奇观,他是不会掏干腰包拿出血汗钱,修栈道,建庙宇;拓场地,筑大坝;开池塘,种荷花了。由此我相信,深山一定会出俊鸟。带着如此的好奇心,我去了王家湾。

车从宣大高速路深井镇出口下来,大约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了半个时辰,就到了王家湾乡。在一个丁字路口,与乡里的同志会了面,人家做向导把我们引进了一条深长宽阔的峡谷。在车里看不到峡谷的顶端,只从车窗外看到身边的流水和树木。车行了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角下一个停车场。下了车我才得以抬头看大峡谷的全貌了。大家都迫不及待地顺着一条羊肠小道上了山,看那山上的殿宇去了。因是在原基础上新造,还没有完工,我没有上去。独自来到一个亭前,浏览大峡谷的风景。

峡谷长风直入,在这里打了个弯,桑干河水撞在对岸,转头北去。岸上建造的亭,虽漆过,还没有得名。从亭东的绝壁上望去,水泥栈道呈“之”字形折到山顶,像是腾跃在半空中的长龙。栈道上还没有围上栏杆,道险不见一人走在上面。绝壁上修了南天门、玉皇阁、三清殿、泰山庙、魏真人祠等十八个庙宇大殿,雄立于寒风潇雨中,倒也弥漫出一些古意。同行的永生说,这里的象光洞,在唐朝时曾是一片热闹的道场,在北方一带名气很大。我也听过传说,唐朝政治家魏徵曾在此峡谷中修行过。民国年间已破损不堪,之后这里的遗存又毁灭于文革,象光洞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年轻人就更不得而知了。

绝壁上建长亭大殿,凭栏可尽阅峡谷中的风风雨雨。耳边鼓动的是万年桑水的奔腾,心胸豁然开朗。今人站在此处,也会学做古人,吟旧诗寻古意了。不过这道场的建立,就如此差的立地条件,修建起来难度可想而知。在敬畏古人大胆创意和务实精神时,我越加对恢复这片道场的刘凤军敬佩了。他的人文情怀和文化畅想,足以让我折服!

因随行的人们还没有下得山来,我趁机让永生陪我去看瀑布。在大山里我一贯是转向的,只记得走的是回头路。车从大秦铁路桥洞下向北驶去,只看到满地溪水迎着我们的车湍湍流来,永生说,顺着这条溪流进去,便可看到瀑布了。车行走在河床上,虽有一些颠簸,但还算平坦。河边有三五人在挖石补路。车缓行进去不多远,便被前面的石头阻挡了去路,我们只好下车徒步入峡。

这条峡谷与桑干河大峡谷不是同一条峡谷,峡谷并不高,也不很开阔。走进来就感到这里的清婉幽寂。风也仿佛被溪水淘尽,变得越加清冽了起来,看不到一丝尘埃在这里飘游。

我已隐约听到了涛声从细长的峡谷北面传来。我半是欣喜半是小心地踩着河床上的石头进了峡谷,又顺着新修的扶杆向上攀去,还没有来得及抬头,脚下已是白浪滔天了。咦!原来这里茂生着被流水浸润了亿万年的石头,它们像是埋伏在水中的巨大石俑,在亿万年之后浮出了水面,全身光鲜地腾跃着青色的墨意。在我的眼里这已不是纯粹的石头了,完全是地神的造化,天公的巧夺!

石头的缝隙里,生出了几株老榆,因已立冬,树们褪尽了绿意。铁色的枝干立在溪流上,一些不知名的小鸟,像投来的石子,又像轻飘的落叶,穿梭在树间,跳跃在石上,这哪里是峡谷,简直是人间仙境。

溪水的声音越加激烈了。我顺着扶栏上去又折下来,进入了一个被呼为“一线天”的地方,这里被千仞绝壁围了个水泄不通,抬头只能看到一窗晴空。我还没有来得及细细打量,目光就被上面的水瀑声夺了去。好神奇的地方!一瀑三米多宽的白色水龙,似乎是缠抱着岩石夺路而去。岩石逆水而生,恰似柔情的汉子融在了暖水中,反让这激越而下的瀑水夺了势,完全不顾岩石的感受了,直拍打得岩石丧失了意气,丢失了棱角,仿佛岩石的躯体被瀑水揉裂开来。据说,这瀑水来自一个叫水磨沟的地方,我想,水磨沟的那头,一定有百溪归纳。它们在这峡谷中聚合、蕴藏、喷涌、造势,然后跌落在沉重的岩石上。在这一方周遭被岩壁完全罩着的空阔峡谷中,怎不如鼓声声做响呢。这里只有我和永生在,我却完全忘记了他,就是我自己站在这里了。听着石上流瀑如禅意泻来,天都馈赠我一份慈悲,地也给予我一份道思,我怎能不忘乎所以?

此时,若我在人生路上跋涉前行,这瀑布一定是激励我的响鼓!若我在人生路上驻足不前,这瀑布又是洗濯我心智的清泉!若我烦人世间的热闹和喧嚣,这瀑布则是我身边阻挡热闹和喧嚣的一壁透明的大墙!若我是入道修禅的仙人,这瀑布将是我怀抱的铮铮作响的古琴!知音觅得流水,高山容得我人。有树木相依,有鸟儿相伴,可是天神为我而造的乐园?我不想走出这峡谷,更不想离开这瀑水。

今朝寻溪闻鼓,明日坐石聆禅。心胜矣。

编辑:$Editor$

拼板胶

上海电脑回收

预应力钢绞线

相关阅读